新闻中心
官方微信与微博
以文字、图片等组合方式,呈现南国书香节精彩回顾、展商信息、名人名家、文化活动等精彩资讯,加强与官网和微博互动,提升惠民便民服务水平,进一步增强品牌影响力、辐射力。
南国书香节(粉丝2.9万)

打破次元壁!二次元偶像走红书香节

发布时间:2018-08-14 阅读:

    南国书香节上展销的卡通文创用品人气很足。南都记者 谭庆驹 摄

 


       南都讯 记者尹来 实习生董晓妍 今年的南国书香节有一个群体格外引人注目。此次南国书香节邀请了一批新锐网络红人,表情包“长草颜团子”的作者腿丽丝、国漫《南烟斋笔录》的作者壳小杀和左小翎带着新作来到活动现场,突破次元壁与粉丝互动,台下人潮涌动。然而,这些二次元的偶像中不少都不愿意露脸,宁可顶着自己设计的表情包跟读者互动。

    网红表情包作者不露脸

    “不录视频吧?能不拍照吗?我拿团子玩具挡住脸可以吗?”当红微信表情“长草颜团子”的创作者腿丽丝即将上台和粉丝互动,她正一遍遍地向工作人员确认,是不是“不露脸”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是第二次参加线下见面会了,可她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。“可能是我们二次元群体的习惯吧,也可能是我个人的原因。”腿丽丝觉得,自己并不太擅长交流,从二次元走向三次元,总是想尽办法把自己藏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露脸”是腿丽丝的生活习惯。当班里同学知道她就是当红表情包作者时,她都会要求对方保密。“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是我画的。要是人家跑来说,喜欢我和我的作品,我除了谢谢,都不知道该讲啥。”

    相比于这个95后作者的低调,她所创造出来的系列动漫表情包“长草颜团子”却已经收获了来自互联网的巨大关注。截至去年3月份,这套表情包的发送量已经超过150亿次,相当于全球70亿人口每天每人发送了2次多。这个头上长草的动漫形象在微博微信大火,甚至带起“全民长草”的狂欢,许多人开始模仿这个动漫形象,头顶戴着小草、小花,卖萌拍照。

    “最开始画团子的原因特别简单。”腿丽丝回忆说,当时自己还是个高中生,应付学业的同时在网上画点动漫,闹着玩一下,“当时大家不都喜欢用颜文字吗,我就想着干脆画个颜表情给大家做头像。”她起先在纸上画了一个半圆当做脑袋,又把颜文字填进去充当表情,一个圆咕隆咚的动漫形象,就被她寥寥几笔画了出来。

    画完几组颜表情之后,腿丽丝照例发了条微博,就匆匆去洗澡了。“太可怕了。”腿丽丝感慨不已,“我洗完澡出来,朋友发消息给我说:你火了。”腿丽丝发现,自己随手设计的颜表情被大量圈内大V转发,朋友看到自己的微博首页也出现了这组图,就赶紧向腿丽丝询问情况。

    “看着转发量几万几万地涨,我也纳闷。我就是随便画,怎么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?”

    台下父母带娃来“追星”

    在当天的活动现场,除了大量手持周边漫画的年轻人,还有不少爸妈带着娃赶来“追星”。著名国漫《南烟斋笔录》的作者左小翎和壳小杀,就拥有一大批“小学生粉”,他们和父母一起来到书香节展,只为亲眼看到自己喜欢的漫画作者。

    左小翎和壳小杀是两个90后女生,她们也是二次元圈子里出了名的漫画师。分别负责编剧和绘画,作品题材以古风、校园为主,其中民国漫画《南烟斋笔录》已改编为同名电视剧,由刘亦菲、井柏然等担任主演。

    左小翎觉得,对于出身艺术专业的她来说,创作过程并不艰难,反倒是读者群体太少,成了她们的最大阻碍。简而言之就是画了但没人看。两个作者都认为,自己小时候父母都不太支持孩子看漫画,很多家长都觉得这是“不务正业”。“很多有才的朋友,都不再坚持画画了,我们也觉得很可惜。”左小翎回忆,大众对于动漫文化的误解是从近几年开始转变的,“三年前我参加一次签售会,一个孩子妈妈跟我说,自己的孩子成绩很好,就是喜欢漫画。身边人都不支持,自己是偷偷带孩子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真的很感动。”左小翎感慨,时代确实不一样了。在当天的观众互动环节,有一位年轻的爸爸向两人表达了自己女儿对她们的喜爱。“我的孩子很喜欢你们,我也开始渐渐尝试了解你们。这次来是想给女儿一个惊喜,也是我作为父亲为她准备的一个生日礼物。希望她会喜欢。”台下欢呼不绝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一样了,是吧?”壳小杀说,“其实生活就是在学习。只是我们选择了不同的途径,就会有不同的吸收。”

    大量国漫作品现身书香节

    今年南国书香节展上,大量的国漫作品现身,伴随动漫市场不断壮大,渐成燎原之势。

    这股热潮在左小翎和壳小杀看来,其实是国漫萌芽破土而出的表现。“我们觉得当前国漫市场发展挺好。越来越多的人看漫画,愿意从漫画里面学知识。”

    新生市场不断长成,而其中仍有无法回避的发展问题。相较之日漫市场,初生的国漫同样有快餐化和娱乐化的发展倾向。“前两年开始有人发现,动漫圈是一片蓝海,所以有很多资本涌进来。有些工作室会大批量创作流水线作品,因为来钱很快,所以现在市场上会有这一部分作品存在。”左小翎表示,这是市场发展尚未健全的表现,但对于整个二次元圈子的冲击并没有太大。

    “我们看得比较开。无论哪个艺术行当,都会有粗制滥造的部分,但这并不影响真正在踏实做内容生产的作者,因为我们觉得读者是有眼光的。”壳小杀说。

    对于腿丽丝、左小翎和壳小杀而言,时至今日的创作动力依然是读者。“小时候是兴趣,高中夜里两三点爬起来画,现在更多是为读者考虑。”腿丽丝说,如今团子就是自己的“儿子”,看到“他”那么受欢迎,当“妈”的也很骄傲。“我们年龄大了,走入生活和现实,也会发现很难像粉丝们那么单纯了。”左小翎感慨,不同次元的落差感必然存在,但是那份喜好没有变过。

    小时候画画是兴趣,高中夜里两三点爬起来画,现在更多是为读者考虑……如今团子就是我的“儿子”,看到“他”那么受欢迎,当“妈”的也很骄傲。

    ———“长草颜团子”作者腿丽丝

  • 媒体新闻
  • 打破次元壁!二次元偶像走红书香节

    作者:ngsxj01 发布时间:2018-08-14 阅读:

        南国书香节上展销的卡通文创用品人气很足。南都记者 谭庆驹 摄

     


           南都讯 记者尹来 实习生董晓妍 今年的南国书香节有一个群体格外引人注目。此次南国书香节邀请了一批新锐网络红人,表情包“长草颜团子”的作者腿丽丝、国漫《南烟斋笔录》的作者壳小杀和左小翎带着新作来到活动现场,突破次元壁与粉丝互动,台下人潮涌动。然而,这些二次元的偶像中不少都不愿意露脸,宁可顶着自己设计的表情包跟读者互动。

        网红表情包作者不露脸

        “不录视频吧?能不拍照吗?我拿团子玩具挡住脸可以吗?”当红微信表情“长草颜团子”的创作者腿丽丝即将上台和粉丝互动,她正一遍遍地向工作人员确认,是不是“不露脸”。

        虽然已经是第二次参加线下见面会了,可她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。“可能是我们二次元群体的习惯吧,也可能是我个人的原因。”腿丽丝觉得,自己并不太擅长交流,从二次元走向三次元,总是想尽办法把自己藏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不露脸”是腿丽丝的生活习惯。当班里同学知道她就是当红表情包作者时,她都会要求对方保密。“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是我画的。要是人家跑来说,喜欢我和我的作品,我除了谢谢,都不知道该讲啥。”

        相比于这个95后作者的低调,她所创造出来的系列动漫表情包“长草颜团子”却已经收获了来自互联网的巨大关注。截至去年3月份,这套表情包的发送量已经超过150亿次,相当于全球70亿人口每天每人发送了2次多。这个头上长草的动漫形象在微博微信大火,甚至带起“全民长草”的狂欢,许多人开始模仿这个动漫形象,头顶戴着小草、小花,卖萌拍照。

        “最开始画团子的原因特别简单。”腿丽丝回忆说,当时自己还是个高中生,应付学业的同时在网上画点动漫,闹着玩一下,“当时大家不都喜欢用颜文字吗,我就想着干脆画个颜表情给大家做头像。”她起先在纸上画了一个半圆当做脑袋,又把颜文字填进去充当表情,一个圆咕隆咚的动漫形象,就被她寥寥几笔画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画完几组颜表情之后,腿丽丝照例发了条微博,就匆匆去洗澡了。“太可怕了。”腿丽丝感慨不已,“我洗完澡出来,朋友发消息给我说:你火了。”腿丽丝发现,自己随手设计的颜表情被大量圈内大V转发,朋友看到自己的微博首页也出现了这组图,就赶紧向腿丽丝询问情况。

        “看着转发量几万几万地涨,我也纳闷。我就是随便画,怎么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?”

        台下父母带娃来“追星”

        在当天的活动现场,除了大量手持周边漫画的年轻人,还有不少爸妈带着娃赶来“追星”。著名国漫《南烟斋笔录》的作者左小翎和壳小杀,就拥有一大批“小学生粉”,他们和父母一起来到书香节展,只为亲眼看到自己喜欢的漫画作者。

        左小翎和壳小杀是两个90后女生,她们也是二次元圈子里出了名的漫画师。分别负责编剧和绘画,作品题材以古风、校园为主,其中民国漫画《南烟斋笔录》已改编为同名电视剧,由刘亦菲、井柏然等担任主演。

        左小翎觉得,对于出身艺术专业的她来说,创作过程并不艰难,反倒是读者群体太少,成了她们的最大阻碍。简而言之就是画了但没人看。两个作者都认为,自己小时候父母都不太支持孩子看漫画,很多家长都觉得这是“不务正业”。“很多有才的朋友,都不再坚持画画了,我们也觉得很可惜。”左小翎回忆,大众对于动漫文化的误解是从近几年开始转变的,“三年前我参加一次签售会,一个孩子妈妈跟我说,自己的孩子成绩很好,就是喜欢漫画。身边人都不支持,自己是偷偷带孩子来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当时真的很感动。”左小翎感慨,时代确实不一样了。在当天的观众互动环节,有一位年轻的爸爸向两人表达了自己女儿对她们的喜爱。“我的孩子很喜欢你们,我也开始渐渐尝试了解你们。这次来是想给女儿一个惊喜,也是我作为父亲为她准备的一个生日礼物。希望她会喜欢。”台下欢呼不绝。

        “真的不一样了,是吧?”壳小杀说,“其实生活就是在学习。只是我们选择了不同的途径,就会有不同的吸收。”

        大量国漫作品现身书香节

        今年南国书香节展上,大量的国漫作品现身,伴随动漫市场不断壮大,渐成燎原之势。

        这股热潮在左小翎和壳小杀看来,其实是国漫萌芽破土而出的表现。“我们觉得当前国漫市场发展挺好。越来越多的人看漫画,愿意从漫画里面学知识。”

        新生市场不断长成,而其中仍有无法回避的发展问题。相较之日漫市场,初生的国漫同样有快餐化和娱乐化的发展倾向。“前两年开始有人发现,动漫圈是一片蓝海,所以有很多资本涌进来。有些工作室会大批量创作流水线作品,因为来钱很快,所以现在市场上会有这一部分作品存在。”左小翎表示,这是市场发展尚未健全的表现,但对于整个二次元圈子的冲击并没有太大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们看得比较开。无论哪个艺术行当,都会有粗制滥造的部分,但这并不影响真正在踏实做内容生产的作者,因为我们觉得读者是有眼光的。”壳小杀说。

        对于腿丽丝、左小翎和壳小杀而言,时至今日的创作动力依然是读者。“小时候是兴趣,高中夜里两三点爬起来画,现在更多是为读者考虑。”腿丽丝说,如今团子就是自己的“儿子”,看到“他”那么受欢迎,当“妈”的也很骄傲。“我们年龄大了,走入生活和现实,也会发现很难像粉丝们那么单纯了。”左小翎感慨,不同次元的落差感必然存在,但是那份喜好没有变过。

        小时候画画是兴趣,高中夜里两三点爬起来画,现在更多是为读者考虑……如今团子就是我的“儿子”,看到“他”那么受欢迎,当“妈”的也很骄傲。

        ———“长草颜团子”作者腿丽丝

    相关阅读